一眼汇轻

终于拥有织太啦(不是,他们属于彼此

为什么大天狗都召唤不来

1:玄学产文,许愿抽到狗砸。如果抽到,还愿开车。

2:OOC有的,私设有的

3:有酒茨

4:欢迎捉虫批评一起开脑洞

5:如有雷同,那真的是巧合


今天平安京知名互助平台来了一封求助信。内容如下:

平安京木村拓哉好。

小生妖狐,是平安京某阴阳寮的式神。小生不是寮里的主力,博雅大人把小生升到16级就不再让小生长大了。大人讲万一狗砸喜欢幼崽的你,到时候直接看见长大的样子该多失望啊。

狗砸就是鼎鼎有名的大天狗。吾寮阴阳师是个狗痴。从来到平安京的第一天,就已经在考虑如果狗砸不叫我阿爸我该怎么办这种可有可无的问题。

这些其实本来与小生也没有关系,可是大人不知被谁喂了安利,认定了大天狗一族与妖狐一族是最有缘分的。又再加上隔壁寮的大天狗和妖狐天天秀恩爱,就更坚定了他的想法。

大人不非,能很早就召唤来了茨木酒吞等5个SSR级大妖。可他不能正常召唤出小生,只能端着碗,辛苦凑碎片才有了小生。

从此以后大人的养狗砸的愉快生活蓝图里,就多了小生的戏份。

可是大人至今也没有成功召唤出大天狗。连碗也没有的那种。

于是大人就经常一边给小生做毛发护理一边碎碎念,酒吞就是跟着小茨木来的啊,狗砸你媳妇我替你养的这么好,怎么还不来啊。给个碎片也行啊,阿爸分分钟能和大佬换一个你出来啊!

整个过程,大人从来没问过小生的意见,也没理会过小生的感受。

诚然,大人没有亏待过小生。只有刚来时为了验证血统让小生跟着茨木去揍过八岐大蛇,小生一直都呆在寮里,随小生喜欢干什么都好。商店里那套专给妖狐族设计的清风雅士套装。也爽快的买下给小生。

可小生不喜欢大天狗啊!大人不要随便确定小生的命定之人啊!

大天狗一族是强大而美丽的!能与酒吞童子,茨木童子并称三大妖。传闻一记羽刃暴风与茨木的地狱之手不下上下。而他们的美貌,连小生也自叹不如。什么面如冠玉,明眸秀眉,完全不足形容。只能庆幸大天狗族天性寡淡冷情,否则小生的小姐姐们都要被他撩去了。

小生也不是怀私心的去撩小姐姐啦。小生从来没想过当中央空调,只是认为小姐姐们这么可爱,一定要夸夸她们让她们多自信点。不似天生的妖怪,总有个悲伤的故事。

由此可知小生是走心的妖,对于从未见过面的大天狗,实在不能说出喜欢两个字。而且大天狗也不一定就喜欢小生。妖也有妖权的,不能凭阴阳师一人喜好决定所有。

所以大大,小生要怎样让大人放弃拉郎配这件事?还有能同意改掉小生的名字。大部分时间还是和别寮妖狐一样喊崽崽,可每次开玩笑是被别的妖笑破嘴喊狗砸的受时真想找地缝钻进去。

玄不改命!博雅大人怎么就不明白叫这种羞耻的名字也不会来大天狗好么。

大大,请一定要帮小生想个办法。

TBC


终于收到了!爪机先随便拍几张秀秀!

某日茨木日记

发布了长文章:某日茨木日记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某日茨木日记》

一个追凌的逗比片段

1.只是失眠+放飞自我产物,应该不会有后续

2.ooc,bug一堆,但是相信我每一天都被追凌治愈着

3.努力想写污,奈何逗比成另一种,对不起

那么,浪费看官几分钟时间啦!



江澄很不喜欢云深不知处以及以此居住的蓝家人。少年求学时的苛刻不说,后来魏无羡与蓝忘机的事更是让他火大。现在可好,一手带大的侄子金凌也呆在云深不知处不愿回来。

“死小子!叫你离蓝家远点,反而主动黏上了!”

“这么凶,我也不想回来。”

“闭嘴,魏无羡。都是你带坏的,以前阿凌......”

“我怎么了?阿凌这也算是习得江家家训了。”

“你还说!你又不是不知道阿凌那冲动的性格,这次要不是被那蓝小子挡下,我怎么给姐姐交代?”

魏无羡还想与江澄辩证两句,金凌站了起来,打断了对话。

“舅舅!蓝思追救了我,我就要照顾到他好为止!”

原来前几日,蓝思追,蓝景仪约了金凌和义城结识的几家弟子一起夜猎。到了一座深山中,发现了一只长相奇异的怪,众人都辨识不得。

见它浑身通红,四足四耳四眼,额前顶一旋角。发声亦怪异,如石磨转磨,有动土裂石之势。

金凌见那怪,立刻抽出紫电就是一鞭。怪防不及,撞在一棵老树下。其他弟子也赶紧亮兵器加入。几个年轻人,资历虽浅,手中法宝上乘。不一会怪便被困在咒阵中。待要念动化灭咒,不料那怪四眼放出红光,对上正面对它的金凌,金凌立即被定住,手脚动不了,口里念不得。身旁的蓝思追见状,还在思索对策,那怪却趁隙冲出咒阵,朝金凌顶去。蓝思追见不及出剑,也不做他想了。往左一步把金凌推倒一边,替他受了怪物的顶撞。旋角刚好插进下腹,疼的他大叫一声。那怪却不以为意,把角拔出还要冲撞。此时金凌已经可以动了,立即用紫电捆住那怪。一直躲在暗处的温宁也跳出来,对着那怪当头劈下,生生把头身分离。对着众人急叫道“愣着作甚,还不画阵念咒!”

蓝思追见怪化魂灭魄,安下心来。终于掌不住,晕了过去。

再醒来,眼前是熟悉的帐幔。是自己在云深不知处的卧室。床沿上伏着睡着的金凌。

思追有点意外。又不忍叫醒金凌问明原因。

这时房门被推开,魏无羡怀里抱着一只白兔走了进来,身后自然跟着含光君。

“呀~你醒啦!年轻人身体恢复就是快。一向沉稳的蓝家人也会出你这样的莽撞之徒,哈哈哈哈!不过放心,没有戳中要害,就肠子漏了点出来,养两个月就好。”

蓝思追一听肠子破了,原本就白的脸又白了一分。开始检讨这次夜猎的过失。

“含光君,魏前辈。对不起,是思追能力不足。”

“静养。”蓝忘机见思追已醒,无需担忧。就拉着魏无羡出去了。

“蓝湛,怎么走了。我还没说够。这些混小子,真当自己有几条命换用!”

“思追懂轻重。”

“懂也要命啊!”

蓝思追听着两人渐远的声音。不禁莞尔。感激两位的关切之情,以及,一如既往的恩爱啊。

正想着,他又感受到另一双眼的注视。

“金公子,你醒了。”

“那么吵,死猪都要醒了!”

思追笑了笑,边听他回答,一边扭着想要起身。奈何扯动了伤口,忍不住嘶嘶叫疼。金凌连忙把他按下,掩好被角。

“你起来做什么?要什么,我替你拿。”

思追就更意外了。但转念想按金凌的公子脾气,不按他说的做,一定不会罢休。再者,的确疼的动不得。便回道

“金公子怎么在这?”

思追还未得到回复,却先看见金凌白净姣好的面容逐渐绯红,蔓延至耳根。

“当...当然是看你死没死!本大爷不想欠你!”

甚是可爱!

思追被自己的这一想法吓到了。一时组织不出语言回答。

金凌却误会是他难受了,跑着去叫大夫。

这一叫,自然整个云深不知处都知道蓝思追醒了的事。

大夫重新上了药。还是嘱咐按时吃药换药,静养即可。蓝启仁蓝曦臣又叮咛几句和大夫一起离开。

留下来景仪和几个要好的弟子。

“景仪,帮忙把我扶起来,我要解手。”刚才他就想了,但只有金凌在,不好意思说,便忍到现在。

“噗!起来做什么,有这个!”景仪说着,从塌下摸出一只夜壶递给他。

......

“那你们先背过去。”来自脸薄的思追的要求。

众人照做。不意外,又听到轻轻的嗤笑。

一阵摸索,仍然是景仪接下放回塌下。由另一个弟子递上一方沾湿的手巾擦手,再接下走到一角放回面盆中洗净绞干,晾在面盆架架杆上。

然后当没发生什么开始讨论夜猎当日的应对情形,当时应该这样,不该那样。说的正激烈,还是思追眼尖,第一个看见金凌端着药碗进屋。

“唉,金公子!”

“喊什么?!云深不知处没教你‘静养’什么意思吗?”这话一说,连着景仪他们也有点心虚。

金凌却不理会他们,兀自把药放在桌案上。又走出屋,不一会手里提着一床折叠齐整的薄被回来。走到床边,对着思追说道

“你忍一下,我扶你起身。”也不留拒绝的余地,把薄被床尾一放就搂过思追的背,双手一前一后托着让他半起身靠在床背,金凌再把抱来的薄被塞在背后。做完,走回桌案去取那碗药。坐回床沿,左手端碗,右手执勺。舀一勺,就往思追嘴里送。嘴里还说着应该不烫了。

这可吓坏了思追和自觉站边的景仪等人。暗地里被戏称大小姐的金凌竟然如此温柔细心。

天要下红雨?太阳打西边出来?

“金公子,你的好意思追心领了。但是戒训曰勿贪婪耍滑勿假他人之手。思追双手尚好,还是思追......”

金凌哪会听他的,在他张嘴之际趁势就把那勺药送进口中。喉咙条件反射自然吞下,只是吞太急,呛的咳嗽了几声。一咳嗽,又扯动伤口了,疼的倒吸冷气。

金凌一副让你不听小爷的话活该吧的表情。但还是说道

“少废话,张嘴吃药。”

啊~耳朵又红了~真可爱。

想着想着,竟一碗药喝光了。

围观群众表示这究竟唱的是哪出啊?!虽不解,也没人敢问,纷纷找借口离开。

(回忆结束)

“舅舅,思追没好以前我是不会回去的!”金凌再次强调自己的决定,就丢下江澄魏无羡等人会蓝思追房间了。

“死小子,翅膀硬了?还知不知道自己是金家家主?丢下一堆事务不做,也不做功课?看我不打断你的腿,再带回桃花坞!”

“好啦,人都走了,说给谁听。反正横竖有你嘛。难得阿凌交到朋友,而且这几日也挺可靠的,照顾的思追都不好意思了。端水端药,更衣擦身,样样包啊。”

“什么?家主不当,跑来当下人?”

“年轻人的事,少插手吧。你就当阿凌在这玩几天。”

“玩几天?魏无羡,你也是他舅舅!自打你回来就一直带坏阿凌!”

“江晚吟!自己不会带孩子赖我做啥!”

江澄真有心和魏无羡打斗一番出气,看了看魏无羡身后的蓝忘机。只好放弃。仍气呼呼的说“不管你们了!阿凌出什么事,你提头来见!”说罢,带手下告辞回莲花坞。

“蓝湛,你看他。讨不讨厌。明明早就和蓝大哥说好同于阿凌留下了,还要装!还有还有,什么叫带坏?义城那会,十几个小子不是被我照顾的很好!还有以前的阿苑,每天都吃饱了羡哥哥羡哥哥满地喊,哪里没养好?就是看见含光君就不要我啦!这孩子要还活着,也和这群小子一般大了。”

噼里啪啦说到最后,魏无羡突然有了个猜测。

“蓝湛,蓝二哥哥,我的好哥哥。阿苑是不是就是思追?”

见对方点头,魏无羡心中大喜,便扑上蓝忘机。

“你怎么那么好!蓝湛!”

这边金凌回到思追屋里。思追看他气呼呼的表情,猜到大概。心里又喜又愧。喜 的是金凌为自己留下,愧的是耽误金凌功课。这几天,金凌忙前忙后,闲了也只是守在一边,没有见到他练一招半式,看一本半页书。得想想办法。

“阿凌,拜托你把书案的第一本书递给我。”金凌依言递给他。思追没接,而是说“我躺着不方便看,能念给我听吗?”

金凌看看他,再看看书,书面印着五蕴经三字。知其意,只好依言翻开书,念了起来。这是本清心经,被外家学去也无妨。

念了会,金凌忽然想起一事,问到“我问你,这几日你是怎么排解的?我好像都没看到。”

思追知道金凌是世家公子,堂堂金家家主。已经拗不过他的大小姐脾气非要照顾,哪敢连这秽事也让他沾手。都是趁着金凌走开由景仪帮忙。景仪君,思追欠你一个恩情。

“这个就真不敢劳烦金公子了。思追自有办法。”金凌也就问问,心里其实做争斗了这几日也没过坎。也就丢下不问了。但是还是有点气,说道

“叫阿凌。不是说好了嘛。私下里叫名就好!”

大小姐总有奇怪的执着点。思追总算认知到了。

 

这日大夫看过已经愈合结疤的伤口,说是已经可以恢复日常。景仪听了尤其高兴,终于不用再当夜壶差使了。

“太好了,思追。明天可以一起去学堂了。金公子也终于不用再照顾你了。”

“当然了!还还人情我就回桃花坞。不用你催,我现在就走。”

大小姐又在闹脾气了。

“哎?金公子我不是嫌你烦啊。”景仪也看出了金凌的生气,连忙解释“你看这一个半月,大家都累坏了。”

“思追区区一名蓝家弟子,承蒙金公子悉心照料。才能康复如此之快。”思追也赶忙作揖道谢。

“又来。收起那些场面话。下次,可不要再救人就不顾自己了。”

好了,大小姐气消了。

果然,当天,江澄就来接金凌回去了。


我在天上飞!终于收到敬太太的尊礼本了!

记者表示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

下午好,我是主播一十一月。正在歌舞伎町一番街为您做现场采访。正好,对面走过来一位银发天然卷先生。

“先生,不好意思,我是TY电视台的记者,方便问个问题吗?”

“啊?不是结野小姐不方便哦~~阿银我忙着去超市买东西。”

“很简单的问题。请问您和恋人是怎么认识的?”

“哈?喂?无视阿银的拒绝吗?话说阿银在不久的将来会和结野小姐结婚,但是现在还是单身啦。”

“阿银,还不走么?蛋糕会来不及做的吧?还有房间也要布置下。看一下购物单有没有漏掉什么。面粉,鸡蛋。。。草莓,蛋黄酱。。。”

“啊~~走掉了。那么不好意思。谢谢您的回答。那就不打扰了。”

接下来采访谁呢。旁边蹲着的警察先生好像会有有趣的回答呢。采访一下。 

“先生,不好意思,我是TY电视台的记者,方便问个问题吗?”

“啊?老子在监视,想活命就赶紧走。”

“很简单的问题。请问您和恋人是怎么认识的?”

“啊?你TM听到老子刚才的话了么。没有老子一悬生命出生入死,你们这些一般市民还有心情讨论恋人。”

“哟!财布papa,阿银说今天再不早点回家就滚回真选组别回来了。还有,我和定春今天住新吧唧家。蛋糕留我点哦。”

“嘁,山崎,你继续盯着,我先下班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又走掉了。。。。。”

观众朋友们,接下来我将继续暗中跟踪警察先生为您做恋人专题特别报道。不要走开广告之后。